liuhe鼓浪屿,一个传奇的孤岛

liuhe鼓浪屿,一个传奇的孤岛

鼓浪屿,一个传奇的孤岛,像一颗贝一样绚烂着精工雕着的美丽。许久向往的旅行地,终于在十一月之末,碧海洗去夏日的浮躁沉静地莞尔一笑之时将宿愿漫步于此。

 

 

海风洗着眼,半晴的天在风里更显安静。乘着环岛游览船,倚着红色木质镂空的栏,隔着一汪碧海,眺望对岸银蓝色游龙般的海沧大桥,枪林弹雨洗礼过的满目疮痍的大小金门岛,白色罐子林立的正繁荣崛起的台商经济区,历史的炮声隔着这深水传来,经过几代的磨砺成就了今日的新象。匍匐的丢了尾巴的“鳄鱼岛”、凶猛的“狮子石”也在见证着这斗转星移的变迁。

 

 

 隔海相望,脉脉不语的鼓浪屿像一条绿色的链,丛丛苍翠之间缀着红色楼阁的顶,郑成功的石像高高地矗立着,扬起的战袍刻着铁马征戎的一生,遥望着敌人脚下的琉球,坚定地拔剑挥戟,扭转历史乾坤,终成一世之雄。沧海依旧,日月游走,如今国姓爷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份忧吧,望着不远处的宝岛,像父亲一样呼唤,期待一统的欢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委婉地拒绝热情兜售服务的导游在耳边的聒噪,我听着自己心的脚步,漫无目的地自己去寻珠。

 

 

这里的一切都是精雕细琢的。阳光下,龙头路上的各家精品小店已经画好娥眉盛装登场了。干净的落地窗前摆满了翠绿的盆栽,黄蕊的花蕾,圆形的镂花的细脚桌椅上或立着红冠的公鸡,或是一盆绯红花蕊,十分精致。敞开的门壁上挂着黑色的圆钟,缀着“蝶吻扶桑”的红色铁质信箱张着细眼等候佳音,纯白色的镂花长颈鹿痴望着守在身旁。踏进小店,像走进童话世界。精致的玩偶;白色铁栏的鸟笼里装着红色绣花的灯柱独具匠心;高大的屏风上闪着红黄蓝绿炫彩的磨砂的窗格,镶着梅兰竹菊的画框;银树上吊着许愿签和玻璃的乘着水的幼鸟;黄色牛皮纸的明信片画着鼓浪的一步一景。在 “火柴天堂”一个用火柴讲故事的地方。各种历史名人图案的小方盒子里装着燃烧的火种,一面墙壁上帖满了扑克牌大小的帆布字条,各种稀奇古怪的话语颇具90后的非主流气息,引人发笑,又让人深思。

 

 

赏过这闹市里的各家精品小屋,踏上一条人迹罕至的古径,扶着石壁,走一走这一条条清静的小巷,别有滋味。

 

 

这是枚历史的印章。

 

 

 

 

原日本领事馆的红色砖瓦已经褪色,狭门前的石阶伸向一个破旧的外敌进占的昨天。盘根错节的梧桐枝蔓在墙角交汇着织成蛛网,红砖楼的警察署曾经关押抗日分子的地下监狱,血已干,昔日的英雄在这茂密的绿荫中唱着新生。

12345下一页

相关文章